主页 > N卫生活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二次大战期间,日本疯狂轰炸台湾。」、「日本殖民台湾八年。」、「总统府是日本人投降以后才盖的。」、「日本殖民台湾以前,台湾人不是都讲『国语』(华语)吗?」⋯⋯

这些都是曾出现在我们周遭的真实对话。「别闹了!」一开始还猜对方是否在开玩笑,但对方却一脸正经。战后台湾史在历史教育中的长期缺席,真让人笑不出来。

「汝为台湾人,不可不知台湾事。」拜国文课本之赐,这句话人人都会背,然而我们对台湾史的认识,却仍非常稀薄而片面。其中,有一种很常听到的说法,让我印象深刻:「日本人都很坏,欺负台湾人,所以台湾人才抗日。」今天,我要为你说一个故事。

勾结官府目无天!占我大屋夺我田!

日本统治台湾以后,透过种种的调查和制度,掌握了长期以来台湾人耕作的土地,但是这些殖民者的统治技术太高明了,他们的话术也掩人耳目,使得台湾人农民一时很难察觉。「明明是我家祖先世代耕作的土地,怎幺会变成财团的呢?」「退职的日本人官吏勾结官府目无天!占我大屋夺我田!」等到农民看破这些伎俩时,已经来不及。

看到这种外来政权跟你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总之,这就是一九二○年代台湾发生土地争议的背景。

还有一种伎俩是用来掌握製糖业的。台湾甘蔗产量大、品质优,但是甘蔗毕竟是农业,也怕涝旱。因此,总督府以保证收购为由,实施「原料採取区域制度」,将甘蔗农地划分成许多区,由负责该区内的製糖会社在与蔗农协调好价格后,统一收购蔗作。看似契作般的「保证收购」,实际上製糖会社却常常不经协调或未公开收购价格即强行收购,更不要说在过磅时偷斤减两动手脚,所以人家会说「第一憨,种甘蔗给会社磅」,真的就是那样。

1925 年夏天,又到了甘蔗收成的季节了。二林地区的蔗农等着和「林本源製糖会社」协调收购价格。平平是甘蔗,林糖的收购价格硬是比隔壁的明治製糖株式会社还低,今年更是迟迟不协调蔗价!甘蔗的保水度就像皮肤,越老越乾,等不了啊!

10 月,在未经协调之下,製糖会社职员会同警察到了二林来,强要採收甘蔗。蔗农见状,上前阻挠,推挤之下,双方爆发激烈的冲突,警察的佩剑被农民夺走,农民也有不少人挂彩,第一回合结束。

隔天,警察来到二林农组核心人物、医师李应章的诊所,带走李应章,其他多位农组成员也遭逮捕,这就是「二林蔗农事件」。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日本人的良心曾来过

你听过一个叫做「矢内原忠雄」的人吗?矢内原忠雄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一生抱持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爱好和平,有「日本人的良心」之美称。1920 年,矢内原担任东大的教授,有了众人梦寐以求的头衔,却在二战期间公开反对日本掀起战争的行为,因而辞去教职。二战结束后,矢内原回到东大校园,后来成为东大学长(校长),坚持大学自主、保护学生的故事,为人所知。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就在台湾的土地争议频发,农民运动一日烧过一日的一九二○年代,同情殖民地人民悲惨处境的矢内原忠雄,在 1927 年 3 月至 4 月间自费来到台湾考察殖民统治的情形,并到各地演讲。他毕竟不是等闲之辈,因此不管走到哪里,地方官都前来会见。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不过,敢讲真话的矢内原也很不受欢迎,当他在蔡培火的陪同下来到宜兰时,还被当地郡守警告他,「第一要希望教授不可批评总督府的统治方针给他们听;第二不可说国语(日语)教育的方针不好;第三不得说那有阻害内台人融合的话」,郡守不客气地说,要是讲了不顺官方耳孔的话,演讲就会被中止唷!堂堂一个东京大学的教授,自费旅行途中竟遭这样的威胁,当时总督府气焰之嚣张可见一斑。

矢内原回到日本后,写下名着《帝国主义下の台湾》,揭开总督府统治的疮疤。书一出版,在台湾立刻被禁,不准贩售,然而《台湾民报》却讚誉这是「有心人不可不读的良书」,原来,台湾人看官媒报导,始终都是反着看的。

我的一颗心,献给一群人

作为农民运动的重要现场,矢内原忠雄曾经来过彰化巡讲,但是每次去彰化二林,我第一个想起的却是一个叫做「布施辰治」的人。

二林蔗农事件发生后,农组代表前往日本,将台湾农民的悲惨遭遇诉诸舆论,请求日本政界的友台人士能够支持台湾的农运。这时候,他们找到了布施辰治。

布施辰治是日本宫城县人,1902 年从明治法律学校毕业后成为东京的律师。1906 年,东京市内电车联合调涨运费,市民的抗议行动演变成冲突,布施辰治替被逮捕的民众辩护。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1918 年着名的「米骚动」,布施辰治也在辩护律师之列。1923 年东京大地震之后,日本政府将《治安警察法》进一步改为《治安维持法》,用来惩治那些「变更国体」和「否定私有财产制度」的行为,大肆逮捕、压制社会运动。1923 年,警方逮捕、处决工人运动家的「龟戸事件」,以及 1924 年社会主义运动者的在日朝鲜人朴烈及其妻金子文子遭逮捕,被判以「企图暗杀天皇」的「大逆罪」,布施辰治也为之辩护。

面对高墙,布施辰治始终站在鸡蛋的那一方

对于布施辰治来说,台湾的二林蔗农事件也是鸡蛋一颗。1927 年,他偕同律师古屋贞雄、麻生久等人,以为二林事件二审辩护的名义来到台湾。他们除了在法庭上为台湾人与检察官热辩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农组干部的安排之下,到台湾各地农村演讲。

这里也一併介绍古屋贞雄这个人。古屋贞雄是日本山梨县人,1919 年 9 月毕业于明治大学法科专门部特科,同年 10 月通过辩护士考试,1921 年成为自由法曹团律师,积极支持朝鲜、台湾等地的农民运动。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布施辰治等人在各地演讲时,场子都很热,农民们无不引颈期盼,想看看这些远道而来,为台湾农民挺身而出的日本人律师,要说些什幺。

布施辰治说,台湾的报纸理论上应该是为台湾人而存在的,是希望台湾人读报的,但是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样,他这一趟来台湾,「各新闻(报纸)对于登载我们的意见,些少的好意都没有。」

布施辰治说,法律的本质是要让民众知道做事的方法,「政治的方针不该(是)政治家独知的,须使人民共知的」,官方故意将法律与预算写成「法律文言文」,就是不要让民众看懂,「反正我们也看不懂,就交由官方去做吧!」渐渐地,养成大家对于政治的冷漠。

布施辰治在前来台湾的船上,接受记者访问,曾说「你们的不平就是我们的不平啦!」

如果你是被欺压却无处申冤的台湾人农民,听到这句话,心情一定激动万千。《台湾民报》也说,古屋贞雄「本来的使命是在解决种种农村争议的法律案件,他看台湾官宪弹压人民太无程度,不得不利用起草诉状的时间以外到各地开讲演会,彻底的与官宪抗争」;而另一位代议士水谷长三郎与古屋贞雄站上讲台之前,还特别穿上台湾服,以宣示他们与台湾农民站在一起的决心。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他们都是日本人,但是他们穿着台湾服;他们不会讲台湾话,但是他们有台湾心。如果你是大屋被占田被抢的台湾人农民,你还会不会在意他们身上流着什幺血?说的是什幺语言?

他们在短短的 225 小时之间,奔走台湾西部各地农村,四处演讲三十余场,所到之处几无立锥之地,受到各地民众热烈的欢迎。

布施辰治在新竹演讲时,新竹的听众们「今夜听了布施氏的话,都感觉台湾人的生活状态,没有比三十年前向上三倍,是不合理。……」几位日本人律师,在这里虽是短暂停留,却如同灿星一般划过台湾农村的天空,在他们鼓舞之下,台湾农民长久以来抑郁在心中的不平意识熊熊燃烧起来。

台湾人农民的血,沸腾了。

古屋贞雄甚至在二林事件公审之后,在台湾成立事务所,继续为台湾农民辩护。但是「人权」不赚钱,坚持维权,唯一的本钱是良心。我常想,身为律师的布施辰治,当年如果没有成为一个人权律师,光是替人处理一般的法律案件,应该就足以让他过着多幺锦衣玉食的优渥生活。但是,他放弃了那条大路,选择走了人烟罕至的荆棘之道。

如果有一天,要和弱小人民站在一起,对抗掌握所有行政资源的统治者,媒体倒海而来的中伤和污衊时,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时,你敢不敢?布施辰治敢。

每次讲到「日本人的良心」,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出「矢内原忠雄」的名字,相较于矢内原忠雄一登场就是星光熠熠,布施辰治身上的镁光灯黯淡许多,比矢内原早逝的他,身影也相形寂寥。

但是,每次当我走到二林,我总是想起他,布施辰治,我想,日本人的良心,应该还有他才对。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

想知道更多农民运动与日治时期的故事吗?请读:

何义麟,《矢内原忠雄及其《帝国主义下の台湾》》(台北:台湾书房,2011年)韩嘉玲,《播种集:日据时期台湾农民运动人物誌》(台北:简吉陈何基金会,1996年)杨渡,《简吉:台湾农民运动史诗》(台北:南方家园文化,2009年)蔡蕙频,《台湾史不胡说》(台北:玉山社,2019年)《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台湾史不胡说:30个关键词看懂日治
    作者:蔡蕙频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9/02/12博客来购书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