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卫生活 >欧洲新硅谷芬兰,黑夜中的创新烈火 >

欧洲新硅谷芬兰,黑夜中的创新烈火

欧洲新硅谷芬兰,黑夜中的创新烈火

芬兰这个位在欧洲边陲的苦寒小国,却是台湾人最感兴趣、最常研究的北欧国家。着名作家吴祥辉写的《芬兰惊艳》,甚至畅销到再版十多次。 很多人嚮往芬兰长年在国际组织评比排名世界第一的教育体系,以及国家竞争力。

有些人则从芬兰看到台湾的影子。例如,一样在强邻的阴影下求生存、同样有与国家规模不成比例的强盛高科技产业。 而且,现在同样面临科技业风光不再的窘境。

芬兰比台湾更惨,诺基亚的快速殒落,让芬兰经济出现连续三年负成长,一度被称为「欧洲的病人」。直到二○一五年,才勉强摆脱衰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一六年芬兰经济成长预计不到一%。「芬兰神话」褪色,曾多次夺得第一的世界经济论坛国家竞争力排名,一路下滑到一六年的第十名。

然而,芬兰正快速进行战后第三次经济转型——希望靠着扶持科技新创公司,走出低迷。 

后神话时代:创新烈火中诞生的游戏巨角兽  

最亮眼的,自然是爆发成长的游戏产业。光是首都赫尔辛基周边,就有二九○家游戏公司,其中七成创立在近两年。站在最顶端的,是世界最赚钱的手机游戏公司「超级细胞」。

这家仅成立六年的公司,最新一轮的估值高达一○二亿美元,成为欧洲唯一的「巨角兽」。 它是全球最赚钱的手游公司,每日一亿个活跃用户,在一六年,被腾讯以八十六亿美元,收购八四.三%股权。收购后,现有的管理团队依然保有独立营运。

此外,在金融科技与食品科技领域,芬兰在一六年都有新创被大公司收购的案例。美国科技杂誌《连线》因此称赫尔辛基为「欧洲最火热的创业首都之一」。

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新创公司执行总监哈叶南表示,芬兰每年新增三百家「创新型」新创企业。另外,若将每年吸引创投投资金额除以经济规模,芬兰在该指标也是欧洲第一。

从 WEF 一六年七月公布的另一个国家评比——网路经济的成熟度调查,也可看出芬兰网路新创公司的全球竞争力。 芬兰在这调查高居全球第二,仅次于新加坡。WEF 指出,新加坡的强项是政府带头,而芬兰靠的是一群善用网路的企业。

诺基亚走下坡也不过是五、六年前的事,同时间一样面临产业转型阵痛的台湾,还在原地踏步。为什幺芬兰可以快速调整,走出一条新路? 为了解开这个疑惑,《天下》于一六年十一月底,飞到天寒地冻的欧亚交界,波罗的海边的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踏上「混着泥沙的髒雪」 第一课 谁稀罕硅谷的阳光?「我们更好!」

 位于城郊,与台北小巨蛋差不多大的 Messukeskus 会展中心,在十一月三十日挤进一万七千名来宾,其中包括一千多名来自各国的创投、天使投资人,以及六百个记者。

烟雾、奇幻的灯光当中,主舞台出现一身黑色劲装,却拿着大提琴的金髮酷哥。他是芬兰着名乐手利立涯,以古典乐器诠释重金属乐的「金属启示录」乐团创办人。强烈节奏的乐声、嘶吼声,十多公尺高的熊熊火焰轮番喷出。这个媲美顶级摇滚音乐会的精彩演出,竟是全欧洲最大新创盛会的开幕式。

这是「诺基亚」、「愤怒鸟」之后,芬兰在全球科技领域打响名号的第三个品牌——「Slush」,意思是「混着泥沙的髒雪」。 创办 Slush 的芬兰着名创业家、前 Rovio行销长伟士特贝卡表示,他在二○○八年开办时,特意选在阴郁酷寒,地上满是「髒雪」的典型芬兰冬天。 与阳光灿烂、温暖的美国硅谷相比,这个巨大反差,是一个态度宣示,「我们不学硅谷,」伟士特贝卡强调,「我们更好!」这种不跟随主流的边缘风格四处可见,展场入口处挂着巨大招牌:「没有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会在十一月光临赫尔辛基。」下面一排小字:「除了你。欢迎光临,小坏蛋!」芬兰人办出了全世界最「酷」的科技盛会,东京、上海、新加坡纷纷前来取经,办起 Slush 分场。 今年更有一群硅谷 A 咖创投、天使投资人,浩浩蕩蕩从旧金山包机来参加这个「欧洲冬天最大的派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