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半生活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司法界的勇者传说:高野孟矩 >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司法界的勇者传说:高野孟矩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司法界的勇者传说:高野孟矩

在听说这个故事以前,我以为在日本统治台湾的半世纪里,日本人只对付台湾人,但大家知道日本人也会「网内互打」吗?

1897 年 10 月 28 日下午,两派人马在台湾总督府法院院长室内对峙着,双方剑拔弩张。

高野院长,之前已经和您说明过了,我们是依令行事,请您配合。」大稻埕警察署长紫藤静向高野孟矩说明。

站在紫藤旁的是代理高等法院院长山口武洪,以及台北县警务部长矶部亮通、台北县保安课长盐川弥太郎等人。不久以前,山口代理院长才向高野孟矩解释过总督府的立场,希望高野孟矩依命令卸下院长职务,走出这间办公室,离开高等法院。但是先前高野对于山口的说明置若罔闻,这时他也同样对于紫藤的重申不为所动,完全没有妥协的意思。

高野院长,如果您再这样不配合,我们只好强制驱离了…」警务部长矶部亮通向前一步。语毕,便以眼神对身旁的警察们示意。

众人开始向高野孟矩逼近。「喂!院长可是司法官!你们怎幺可以对司法官施暴!」说话的是站在高野身旁的是覆审法院院长加藤重三郎,在警察包围院长室以前,加藤与新竹地方法院院长兼台北地方法院院长户口茂里两人,已经早一步到了这里来,要声援高野孟矩。加藤眼见警察们步步近逼,赶紧大声斥责他们。

户口院长几乎与加藤同时大喊:「不准靠近!

一边奉命驱离,一边忙着捍卫,围绕着高野孟矩,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推挤冲突。拉扯之间,一名警察夺出户口院长腰间的短刀,架住高野孟矩,高野的秘书黑泽见状,赶紧冲上前去,要夺下短刀。场面越来越混乱!

高等法院院长室里的这场冲突,将一年多以来的「府」「院」冲突推到最高峰!

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时序回到一年多前,1896 年。

高野孟矩踏上了台湾的土地。这个出生于福岛县、四十余岁的男人,苦学出身成为检事,却因其刚正不阿的个性让他屡屡被调职,在辗转于大阪、松江、佐贺、广岛、静冈、东京、札幌、新潟等地的裁判所之后,接受司法大臣芳川显正和司法次官清浦奎吾的建议,决定来到甫纳入日本版图的台湾,出任台湾高等法院院长兼台湾总督府民政局法务部长。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司法界的勇者传说:高野孟矩

法律就是法律,任何人都要遵守法律。接受法学训练的高野孟矩,始终认为唯有法律是维繫国家运作的最高準则。只是,来台以前,高野可能没想到台湾的情况比他想像中更为混乱。

混乱之一,在于各地的抗日势力仍然不衰。

1895 年 5 月,近卫师团登陆台湾,6 月 17 日,总督府就已经宣布「始政」了,11 月甚至宣称「全岛悉已平定」,但是事实上日本军队能够确实掌握的地区相当有限,山区仍有抗日的民众。

混乱之二,在于官僚素质良莠不齐。

日本领台之后,为了省麻烦,一开始是不准民间的一般日本人来台的,后来禁令才逐渐解除。不过,若知山有虎,没人会偏向虎山行,当时的台湾,就是治安和卫生都处于失控状态的「虎山」,想来这里的,不少人是抱持着炒短线心态、打算来捞一笔之后就离开的淘金客,总督府的官吏们也是如此,为了招徕官吏来台,不得不降低门槛、提高薪资,难免就会吸引到素质不佳的人。

混乱之三,在于司法权矮人一截。

台湾总督府法院在 1896 年成立了,但是根据〈台湾总督府法院职制〉的相关规定,法院院长的任命,却是掌握在总督的手中。就算总督不能干涉司法事务,但是掌握了人事任命权,就像掐住了法院院长的咽喉。
稍有不顺心,掐在喉上的手,力道就紧了。

动摇国本也要查!

要人没人,要权没权,来到台湾担任首任高等法院院长的高野孟矩,肩负的是创建殖民地司法体系的重责大任,而他本人也确实恪遵司法人员公正不阿的精神。

他没想到,让他「动摇国本也要办」的风暴来得这幺快。

1897 年,当时的总督乃木希典接到匿名投书,表示总督府的官吏中有人收受贿赂。就任以来一向以清廉自持的乃木,随即进行一系列的调查,果然发现数件疑似官员收贿或是恐吓取财的事件。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司法界的勇者传说:高野孟矩

法院院长高野孟矩等法界人士接着展开大规模的调查,但是过程却遭到重重阻挠,例如关键证据的帐簿在相关人等抵达之前就被旅馆的女中烧燬,而女中被以湮灭证据起诉后一审竟判无罪等,案情简直离奇到了极点。

随着高野等人不断地向下挖,案情直往上烧,直逼当时担任民政局长水野遵。当时总督府下只有「民政局」及「军务局」两局,负责行政及司法事务的民政局长堪称是总督的左右手,也就是说,高野孟矩正在挖的是总督府的墙角,「网外」都打不完,法院和民政部的「网内互打」,于焉展开。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司法界的勇者传说:高野孟矩

据称,事情的导火线是法院阵营发现总督府民政部厅舍的兴建工程和建筑图有出入,因而逮捕多人进行调查,包含总督府土木部长杉山辑吉、技师安田通贞等多名相关官员,以及泽井市造等多名承包商,都被抓进牢里。

比起抗日蜂起的「外患」,来自统治体系的「内忧」更为棘手。果然,高野大动作掀开总督府的锅盖,使得高层疑似贪汙的重大丑闻曝光,震惊日本本国政界。于是,曾经当过台湾唯一一任副总督的陆军大臣高岛鞆之助施压总督乃木希典,要求乃木善后。最后,在一连串政治利益的交换与妥协之下,标榜廉洁的乃木没有支持法院的行动,而是决定撤换高野孟矩。

明明是依职权戮力为公,怎会被撤换?知道自己被撤换后,高野忿忿不平,于是他亲上火线,前往日本本国告御状!高野向总理大臣松方正义提出抗议书,力陈自己就快可以退休了,本可安享俸禄,却为了国家,不畏瘴疠勇往台湾。「既已决心死守宪法钦命所予之职责,孟矩以五尺之身,虽粉身碎骨,仍坚拒任何欲夺我职席者。孟矩一心一意永留职席之意,欲为确立台湾司法权之守护者为己任。因此,有藉强迫暴力手段欲夺此职席者,决心将在正当防卫所许之下,尽全力抵抗之!

认为自己没有过失、总督擅发的人事命令无理的高野孟矩,回到台湾之后,就一如往常一样天天到高等法院上班,坚守着院长室,风暴席捲下的法院,内部也分为支持院长的「高野派」、支持总督的「总督派」,以及两边都不支持的「中立派」,高野得到部分支持者的声援。然而总督已经下达的人事命令也必须执行,1897 年 10 月 28 日这天的下午三点就是关键时刻,巡查们进入高等法院院长室準备架离高野孟矩,法院院长室的那场冲突,堪称是日治初期的「十月政争」。

你猜,这场对决的最后是谁输谁赢呢?总督既已发出人事命令,收回也太没面子了,单挑总督府的高野从头到尾赢面不大,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台湾。

整场总督府内的茶壶风暴,在历史上被称为「高野孟矩事件」。以往,历史学界多认为此事件突显了日治初期行政体系凌驾于司法之上的重大缺失,以及明治宪法究竟及不及于台湾的适法问题。然而,面对整个行政体系甚至是国家机器都出了问题时,同样是政府机关的一员,身为司法人员的高野孟矩,却能不包庇、不藏私、不畏强权,即使被庞大体系的巨轮辗过将使自己粉身碎骨,他仍然坚持作为司法人的职责,不肯妥协、和稀泥。

高野孟矩离开了,历史课本上没有他的名字,他的身影也渐被后人遗忘,但是他的勇敢值得被记上一笔,下次请将台湾史上的这个勇者传说告诉你的朋友。

延伸阅读: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日本人的良心」是他们!那些为台湾人辩护的律师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