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半生活 >30年资深会计师:我在中国不代表我在赚中国市场的钱,我在中国 >

30年资深会计师:我在中国不代表我在赚中国市场的钱,我在中国

「你投资基金或是股票的时候,都不会把资产给押注在同一档金融商品吧?或者是说,我们以前填大学志愿时一定也会填很多个科系,因为我们都知道,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在选择目标市场的时候也是,要尽可能越多元越好。最健康的状况是,欧洲市场佔三分之一、美洲市场佔三分之一、剩下的市场加起来佔三分之一,这只是个概念,实际的状况会因为商品而有差异。」

星期天的早上十点不到,坐在我对面的这位资深会计师正侃侃而谈。他是我一位好友在大学期间实习时的主管,他在整个亚洲区有将近30年的财务经验,我透过我的好友联络上他,想跟他请教一些公司要迈入国际市场所需注意的财务问题。

他的头髮已经微白,身形也有点发福,但脸上挂的爽朗笑容,握手时的力道,以及讲话时饱满的中气,都看不出来他两个星期内飞了超过五个城市,而星期一他又要飞往中国。

更令人惊讶的是,除了我事前寄给他的一些资料外,他请助理几乎是用了所有的方法把我们公司的相关资讯都给找了出来,而且他事前就已经看完了。所以我们的会谈非常的迅速,大约20分钟后他已经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我们开始闲聊一些最近发生的时事。

他说:「你最近有没有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在社群媒体上分享来自中国简体文章的次数好像越来越频繁了,尤其是以商业导向的Linkedln更为明显。

在我的那个年代,第一手的高科技资讯几乎全是英文,因为那时候是美国跟欧洲独领风骚的时代。但在你的年代,中国有逐渐赶上的趋势,尤其是互联网的时代,中国已经超越欧洲,而可以跟美国互别苗头了。」

「是啊!以前我可能会阅读来自TechCrunch的文章,但现在中国的36kr也是我主要的资讯来源,甚至连TechCrunch也有了简体中文的版本。即使不说网路业,最近全球金融市场也因为中国创新低的经济成长率而前景堪忧,中国现在对于全世界的确有一定的影响力。

但我比较好奇的是,这次的大选结果是由传统上比较倾向台湾独立的民进党获胜,尤其是选前一晚周子瑜事件更完全激起了年轻人的反中情绪。这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之前相信了国民党亲中会带来经济成长的政策,但在八年后我们全都有种被骗的感觉。民进党当选后是否会影响您的事业?您的对应策略又是什幺?您又是怎幺看中国崛起对于台湾的影响呢?」

他的脸上再度堆满笑容,似乎是在说我问了个好问题。

「首先,不管是哪个政党当选都不会影响我的事业。坦白跟你说吧,我公司真正来自中国的收入佔比不到四分之一,虽然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在中国,但我在中国不代表我在赚中国市场的钱。我的策略是,在中国的土地上赚全世界的钱。

以前的台湾企业家最令人佩服的,就是一卡皮箱装着产品原型飞到全世界谈订单的精神,但现在世界不一样了,全世界的知名公司几乎都在中国设有公司。所以我再也不用飞欧洲跟美洲,我可以在中国跟这些外商接触,利用视讯开会,必要时我才会真的去欧洲和美洲。

这对台湾来说是个超棒的机会,一方面能更省去时间跟很多成本,另一方面又不用太过倚赖中国市场,毕竟中国市场参杂了许多人为的因素,风险比起一般市场更高。

所有的企业主一定都要有一个概念,公司的收入越多元越好,因为这代表系统性或政治性的风险对公司的影响越少。以前要做到这件事,可能得在各国都设办公室,成本非常高;但现在只要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跑一跑就几乎可以做到这件事了。

中国是个拥有全世界资金的地方,另一方面,中国的想要消耗国内过剩的产能而规划了所谓的「一带一路」,台湾应该想办法利用这个物流网把商品往欧洲、中东、甚至北非卖。

30年资深会计师:我在中国不代表我在赚中国市场的钱,我在中国

既然中国极力走向全世界,那台湾该思考的绝对不只是中国市场,而是怎幺样借力一起走向国际。我甚至认为,以后台湾跟世界的距离,会缩短到只要『跨过台湾海峡,就迎向全世界』。」

勇敢地跨过台湾海峡,在我们不是那幺喜欢的土地上,欢喜地迎向全世界。

这种参杂着好与不好的情绪,似乎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