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生活圈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 >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

2019 年情人节的前夕,艺人千田爱纱离婚了。

我对爱纱的印象,最早是早期红透半天的节目「超级星期天」中,一群来自日本、在节目上又唱又跳的女孩。经过一连串的淘汰以后,最后选出几位,组成团体「Sunday Girl」,爱纱就是其中之一。另一位同样出身「Sunday Girl」的团员佐藤麻衣,几年前虽然嫁入豪门,但好像也过得不是很开心。

你我身边都少不了几个结婚、离婚的故事,艺人在镁光灯的照射下,分合聚散更是稀鬆平常。不过,爱纱离婚的消息传开后,有人说,台湾、日本文化大不同,一般人的婚姻尚有不同的成长背景与养成环境差异要克服,更何况在不同国家长大的两个人?

但是,我不禁想,跨国联姻真的就像一场跑不完的障碍赛,终有一天会被那个叫做「文化差异」的跨栏绊倒,狠狠摔一跤吗?

它不是小说,不是电影,台湾史上,真实存在着这个跨越民族界线的爱情,而且,这是一个大时代下,大家族接班人的故事。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他姓颜,他爸爸当然也姓颜。

在台湾,能够「名声通人知」的「颜爸爸」有好几个,这位「颜家少爷」的爸爸,他家虽然是「顾海边的」,但是和消波块没关係。

它是基隆颜家,家大业大的基隆颜家,那个在九份、金瓜石拥有大片土地的基隆颜家,那个曾经拥有「台北客运」的基隆颜家。

商场的风云人物通常都要白手起家和旋风式的致富才称得上是一页传奇,他们各个具备了审度时势以掌机先的敏锐度,而基隆颜家正是这样的例子。

1895 年台湾落入日本手中,日本人来到这里以后,发现了台湾果真是宝岛,许多得天独厚的资源被埋在这片土地里,其中之一就是煤矿与金矿。众所皆知,九份、金瓜石一带蕴藏着煤与金,然而一开始,开採了九份、金瓜石一带的矿脉的却是日本企业「藤田组」,颜家的颜云年不过只是他的职员之一,后来成为合伙人。不过,藤田组不擅经营,对于矿工不认真採矿,偷偷夹带煤炭到外头转售束手无策,失望之余,将採矿权转租给颜云年。颜云年接手后,改採「与其让你推船,不如让你上船来,一起帮忙划」的策略,让矿工可以分得公司的部分营利,因此矿工们积极开採,业绩蒸蒸日上。

后来,藤田组索性将「台北炭矿株式会社」所持股份全属转让给合资的云年,加上颜家本来的事业,从此以后,基隆颜家就是掌握九份、金瓜石一带煤、金矿业的最大势力了。基隆颜家后来又跨足许多产业,家产于是累积得更快、更惊人,其财富之鉅,让它和板桥林家、雾峰林家、鹿港辜家及高雄陈家并称日治时期台湾的五大家族。

云年的长子叫做钦贤,钦贤战前就是基隆市协议员等公职,战后也曾当过国大代表、省议员,现在新北瑞芳还有一座钦贤国中,就是为了纪念当年捐地设校的颜钦贤。
钦贤的儿子是惠民,这个爱情故事的男主角,登场了。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差十六岁,又是日本人…

豪门企业的接班人彷彿都在演算着同一种公式:一定要送外地留学才能回来接班,惠民也不例外。出生于 1928 年的他,从小就被送到日本读书,一直读到早稻田大学。在早稻田,惠民念的是矿山科,将来接班颜家矿业的态势不言可喻。

当时,惠民往来的友人中,不少是知名人物的子孙,例如他在学习院中等科就读时,友人是日本皇室成员的三笠宫宽仁亲王,而他和犬养毅的孙子犬养康彦更是莫逆之交,康彦的父亲犬养健及母亲仲子过世时,惠民也如同子女一般地为两人送终。

像惠民这样的豪门之后,娶的应该是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吧?但惠民爱上的却是一青和枝,一位出身日本石川县平凡人家的女孩。和枝的母亲奶水不足,只能餵她喝洋芋汤,导致和枝营养不良,乾瘦黝黑。

当他与和枝讨论结婚时,惠民已经 41 岁了,早就超过适婚年龄,据说,长辈都期待他娶个台湾媳妇,没想到一开口说要结婚,对象却是日本女孩。

对于这段婚姻,一青和枝的家族震惊程度不下于颜家,对方是即将继承庞大产业的家族长男,而且大了 25 岁的和枝足足 16 岁!

一九六○年代,异国婚姻还是非常稀有的事,但是他们俩决心要跨过这条紧紧缠绕着年龄差异、身分差距与民族差别的界线。

「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和枝若觉得妥当,待小生返日后将正式提出求婚。
首先我回日本后,向和枝的双亲取得谅解。
若能获得谅解,希望和枝能儘早来台举行婚礼。
关于上述之事,希望妳能深思后再回覆。
不过,一切是以和和枝愿意与小生共结连理为前提。」

惠民用蓝色墨水的钢笔,写下这封求婚信,寄给和枝。

「我与你结为连理,其实是不安与惶恐多于喜悦。我对你十分放心,却不了解颜氏家族会如何看待我,为此万分不安。
我的家境清简,没有显赫地位,没有财富。无论如何逞能佯装自信、虚饰门面,也有其限度。
我只能以一己之身,与你携手共度未来。如此的我,颜家是否接纳?我能否融入一家?这是目前最大的苦恼。」

和枝如此回应了惠民的求婚。信里除了两人互诉的衷曲之外,更多的是惴惴不安。大时代下的大家族总有许多故事,而大家族中的爱情,原来比我们想像中更为艰难、複杂许多。

「我想结婚,心意越来越坚定。 惠民」
「很高兴惠民心意如此,我再三览读不忍释手,谢谢你。 和枝」
「望妳早日来台。」

1970 年,颜惠民与一青和枝终于结为夫妇。

王子与公主结婚以后……

电影里,王子与公主结婚之后,一定是「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但是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却不是那样。

首先,出身显赫的惠民或许是王子,但和枝却不是公主,她自己做饭、洗衣、擦地板、照顾两个孩子,整天为了打扫偌大的房子忙得不可开交。

她也为惠民勤做日本料理,并向台湾妇人学做台湾料理。颜家在台北与东京均有宅邸,在台北的时候,爱小酌的惠民常以汤豆腐等日式料理佐酒;在日本的时候,东京的颜家厨房里,满满是台湾带回来的东西:大同电锅、蒸笼、碗盘,和枝总是用大同电锅,为惠民做出许许多多台湾料理。用心学做料理的她,甚至留有手写的食谱,详细写下做台湾菜的每一个步骤。

惠民也有自己的烦恼。1945 年对他来说简直是人生的剧变,二次大战结束,日本投降,台湾和日本从此「一边一国」,对于这个从小到大都过着和日本人没有两样的生活、说着比一般日本人更为流畅而优美的日语的富家少爷来说,他感受到被时代撕裂的痛苦。惠民曾说:

「K 老师说,你们全是天皇陛下的子民,是高喊天皇陛下万岁,去慷慨赴义的兄弟。战争结束了,你变成战败国日本的国民,我倒成了战胜国中华民国的国民。根本不是什幺子民!我再也不是日本人,以后不去上课了。」

没多久之后,惠民的眉毛开始脱落,直到眼皮上光秃秃的,一根不剩。

后来,每年总会有一段时间,惠民将自己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整天只有菸酒,连吃饭、如厕都不出来,任凭和枝怎幺慰求都没有用。这时候,和枝只能选择继续做着惠民喜爱的料理,让女儿们轮流送进去。

王子和公主结婚之后的日子,或许不是天天幸福又快乐,但是他们不离不弃,直到惠民因肺癌过世。惠民走后八年,和枝也因胃癌离开了人间。

惠民和和枝有两个女儿,姊姊是舞台剧演员、作家一青妙,另一位是演唱知名歌曲「花水木」的歌手一青窈。一青妙在父母相继离世后,打开妈妈留下的箱子,以里面收藏的每一个物件为线索,重新拼凑出父母当年那段跨越民族的爱情,以及他们俩人背后所牵繫的家族故事。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

大同电锅是爱,食谱里的每一个步骤是爱,出生证明书是爱,照片是爱,惠民与和枝往来的信笺中的每一个字,都是爱。

不知道为什幺,惠民和和枝的故事,就像烫在我的脑海里一样,读过一次就一直无法忘记,为了感受颜家的氛围,我多次重访基隆、九份与金瓜石。这段跨越民族的爱情,后来被改编为舞台剧,叫做《时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即将在三月初上演了。从来只有在文字中读到惠民与和枝,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看见」他们。我买了票,我要带着一青妙的《我的箱子》、《日本妈妈的台菜物语》,去看这部舞台剧。

《大人不敢讲的台湾史》台日联姻注定输给文化差异?他们俩用爱完

我要去跟惠民和和枝说,我记得喔!你们那段既平凡又不平凡的爱情。

《时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两厅院售票系统

演出时间:3/7 晚上七点半、3/8 晚上七点半、3/9 下午两点半与晚上七点半、3/10 下午两点半。演出地点: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台北市八德路三段25号)

 

上一篇: 下一篇: